郑州牛皮纸箱厂介绍二十多岁时候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(宝贵经验分享)

2018-12-18  来自: 郑州亚通纸箱厂浏览次数:74

郑州牛皮纸箱厂介绍二十多岁时候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在樟树河西

张家山一带有很多村子

每年都有很多在外打拼开纸箱厂的村民

以丰樟高交界处的朱坊、喻家村、槎市等一带樶盛

本文献给所有奋斗在外的开纸箱厂的樟树人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。

开始的时候是小打小闹,只有一台印刷开槽机,一台模切机,七八个人。印些单色的纸箱、飞机盒等。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2002年,政府在城郊划了一块很大的地,这块地被称为工业园区。政府提了一个响亮的口号,叫招商引资、筑巢引凤。老杨也想到园区办厂,但资金不足,进园至少要拿二十亩地,虽说政府优惠,但一亩地也要五万,二十亩地就是100万,而且进园之后要建厂房车间办公房,这至少也要一两百万。老杨拿不出这些钱,进园办厂的想法,只能停留在思想里。

但后来,老杨的纸箱厂还是搬进了园区,是老杨租了别人的厂房,那是家引进的外资企业,在园区拿二十亩地,建了4000平方米厂房,但过后,那企业并没投产,闲置在那儿。这样闲了两三年,便把厂房租给了老杨。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在园区,老杨的生产规模也在逐渐扩大,不管是人员、设备还是业务,都比以前扩大了许多。比如2006年,老杨的印刷厂有二十多人,年产值300万,除去租金、人员工资和其他开支,老杨这年的纯利润有50多万。但这些钱刚好够买设备,老杨这年买了一台河北产的高速机和一台粘箱机。加拢来,刚好50多万。
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
也就是说,这一年做下来,老杨等于赚到一家人的吃饭钱,赚到二十多个工人的工资,还赚到两台设备。 其他年份也一样,老杨工厂看起来规模不断扩大,一是人员增加,从二十几人变成了四十多人,产值也越做越多,从三百万增长到五百多万,利润相应也提高了,但和以前一样,赚的钱都购置设备了,比如那几年老杨买了平压平,联动线,粘盒机以及数控切纸机等等。这样算下来,老杨这几年还是只赚到一家人的开支、工人的工资和那些设备。
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2011年,老杨还欠了债。 欠债是因为老杨买了一台四色品牌机,印刷行业竞争相当激烈,你做不了的东西,别人能做,这样,业务就被别人抢了。为此,老杨下血本买了一台四色机,200多万。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老杨这年产值达600多万,按15%或18%的利润计算,纯利润在100万左右,但这台四色机,却花了200多万,老杨这年欠债100多万。 再后几年,老杨印刷厂的业务做得也算不错,除了发工资和日常开支外,老杨还了那100多万的债,多余的一些钱,又添置了一些必要的设备,这样算下来,老杨还是没赚到钱,只赚到厂里那些大大小小的设备。
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到2015年,印刷业的竞争更加激烈,这时的包装要求体量规模大,如果想继续做包装盒,就必须涉及淘宝电商盒。一套成套设备下来的价格是100多万。为了适应生产,老杨狠狠心跟进大趋势涉入淘宝箱领域。这年,老杨的纯利润是60万,一套设备是110万,也就是说,这年老杨又欠了50万。 设备装好的那天,老杨看着这一堆铁发呆,边上有人说:“这些钱在我们这座小城市可以买两套好房子”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老杨说:“还可以买一辆奔驰。” 老杨还真想买一辆奔驰,作为男人,他同样喜欢车,但他现在开的,还是一辆2003年买的六代雅阁。
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
现在可以对老杨办厂进行总结了,从2002年到2015年,老杨办厂14年,不但没赚到一分钱还欠银行50万,老杨赚到的,是那些大大小小的700多万的设备。当然,老杨这14年还让40多人有工作做,这是一种社会效益,这让老杨很欣慰。 2015年底,租给老杨厂房的房东来了,他说不能再把厂房租给老杨了。老杨傻傻地问为什么?房东反问一句:“你不知道?” 老杨摇着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 房东说:“政府要收回这块地,用于房地产开发。” 老杨呆在那里。
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

其实,从2002年到2015年,全国樶红火的是房地产,老杨所在的城市也不例外。到2015年底,老杨厂区旁盖起了很多商品房。不仅如此,政府紧跟形势,主动作为,要把园区的土地收回来,然后再统一拍卖给开发商。也因此,政府要收回老杨承租的那20亩地。当然,政府也不会让土地所有人也包括老杨的房东吃亏,每亩的回收价格是50万,厂区里的建筑每平2800元。这样算下来,房东这十几年一分钱事没做,纯赚2000万元,而老杨每天拼命地做,还欠了银行50万,要说赚,也只赚到700多万的设备。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可想而知,老杨心里有多难受。 这时候老杨已经三十多岁了,做事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,做事需要瞻前顾后,考虑家庭情况和小孩的问题,人家让他搬,他也就不想再办厂了。

老杨后来把那些设备卖了。机械设备就像汽车一样,过手就亏,老杨那些设备只能按购买价的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价格卖出去,也就是说,老杨那700多万的设备,只卖到150万,还了银行50万欠债,老杨还有100万,这是老杨14年办厂的所有收入。 有个厂里的印刷副手笑了,老板辛苦所得不过是我14年的工钱,还操心费力的,哈哈……

老杨没作声,但眨一眨眼,落泪了。


二十多岁时候,老杨办了一家纸箱厂



本文由苏州九鼎,罗文清改编

作为槎市的一位在纸箱行业打拼多年的后生,罗文清写下了这样一段话:

可能很多同行和我一样,从踏出校门或者说踏入社会那时起,我们就从事着包装纸箱这个可爱的行业,从养家糊口,到结婚生子,做的好一些的老大哥们已经买车买房啦。

我们就这样就这样过着这么多年,自己辛勤的劳作再加上搭上了时代的顺风车,享受着这个行业的发展福利和中国的社会发展红利。从农村踏入了城市,不算是大富大贵,也算是生活幸福美满。

但是这几年整体的经济不景气加上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升级、行业纸价的巨幅波动、终端需求的减少、税费改革、环保督查越来越严格等诸多因素,我们其中的大多部分人都感觉到了生意越来越难做,慢慢的有点力不从心。危机感不由自主的就有了。

个人感觉就是,我们这个行业已经面临洗牌了。我们其中的大多部分人中许工厂体量已经上去的规模企业,基本在这轮洗牌中会活得越来越好。

而我们这些小型的包装企业在房租、人工、税收、原料、生产质量、效益规模等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,可能难免被洗牌的命运。被洗牌的方式有很多种,通常有销售生产同时消失就是关闭,还有就是销售保留生产消失就是单独接单联合生产或者外包生产,还有就是销售消失生产保留就是纯粹的专业代工厂。这个洗牌完成后,基本就消失了目前小、散、乱的生产经营模式,留下效益高、规模大、合规合法的大型纸箱专业加工厂。 洗牌不是为了行业的消失,而是为了更进一步的行业发展,随着技术、资本、模式的不断发展和创新进步。

一个背井离乡在苏州拼搏着的小伙子


纸箱行业面临洗牌的当下

本就不具备优越的基础条件和职业技能的纸箱人们

该何去何从呢?

欢迎在底部留言你的看法

分享你们在外开纸箱厂打拼的故事


郑州亚通纸箱厂主营郑州彩箱厂,是专业的郑州纸箱厂,如果有业务需求,欢迎联系我们。

郑州亚通纸箱厂,专营郑州纸箱厂,郑州纸箱厂家,郑州纸箱包装厂,郑州纸盒厂,郑州彩箱厂,郑州纸箱批发等业务,有意向的客户请咨询我们,联系电话:13283788110,联系人:郑经理。
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郑州亚通纸箱厂 技术支持:郑州聚商科技 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